九界独尊
字体:16+-

sbf胜博发国际娱乐

众兽灵感伤不已,只有玳蛟冷静地急喊:“老大,亿灵珠要爆裂了。”

它说的没错,圣阴在太空中打滚,他身躯膨胀得十分巨大,他那老人头的皮肤竟在一片片脱落,像是在快速老化;而婴儿头上也不再冒黑烟,亿灵珠发出的所有黑气都郁结在他的胸口。

他的身体越胀越大,越来越黑,像是用尽全身功力在抵御着亿灵珠。

孙卫明正想是否要以星芒及释者的超渡大阵对付那颗亿灵珠时,身后忽然起了数起爆炸声,乾至魔殿的部队攻进来了!

乾至魔殿的人马出现了,那燕北天等人呢?孙卫明心中一片慌乱,他是该前往位在玛若星的妖兽大军,还是冲向圣阴,打下原本被天蛛所掌握、进入神境六区的管道呢?

突然由远处传来喊声:“蛛儿……”

心欲神!他来到了神境一区!

圣阴发出哀嚎,他胸中黑影聚结成球,只听他大吼一声:“心欲神,我要你的命……”

轰地一声,圣阴炸开,亿灵珠爆裂!

那根黑针拖着四条黑线,上头挂满圣阴的残肢,往心欲神之处窜发,而亿灵珠里无边无尽的生灵散开,众释者不顾危险地展开超渡大阵抢灵。

现场一场大混战,黑针像只黑色的章鱼,那黑线则是章鱼的脚,四条黑线轮番打得心欲神要辛苦招架。没想到圣阴的怨念如此强大,在临终之前,以意识灌入黑针之内,定要取心欲神性命。

心欲神身后又散出辐射光芒,和黑线打得不可开交,他的眼中满是恨字,整个宇宙似都在响着他的声音:“蛛儿,我要为你报仇……”

圣阴的遗念和心欲神之战,并没有为孙卫明他们解除压力,心欲神的手下和释者大军打了起来,他们还不时偷袭持超渡大阵的释者,这使得孙卫明方死伤惨重,但为了不让亿灵珠飘出的生灵再受敌所用,孙卫明方可以说是用血肉之躯和对方换取时间。

“唉!现在的灵界不知是否能接纳这么多的灵?”孙卫明望着一颗颗凌空射出的超渡五咒金球,感叹不已,他知道,现在每个人的心情都无法舒缓。

“老大,时机难觅,趁圣阴还能困住心欲神片刻,你快点进入神境六区吧!”梵禅平静而坚决地表示,“将这里交给我们。”

身旁的北风、雷天寻也附和着。

孙卫胆望了望心欲神,他口中仍然喃喃说着“蛛儿”两个字,暗龙啊暗龙,你到底是怎么样的人,对天蛛如此多情,真会是个大恶魔吗?

心中有些迟疑,但一回想起那魔琪星滚滚的人头、成山的白骨和在空中飞舞的骷髅流,孙卫明深深吸了口气,毅然向神境一区往神境六区的管道飞去。

这一仗牺牲了天蛛、金狮及黑猫,上天让他们生,也诅咒着他们,让他们死。

孙卫明无奈地和玳蛟、白凤及天幽伞,快速向这个神羽星内飞去。踏着战友们的鲜血,孙卫明又向前挺进了一关─神境六区。

过了神境六区我便可以到达都灵中心的神门,那里将是我和心欲神的决战之地。

不同于白马星、玛若星及神境一区,神境六区我军军容壮盛,丝毫未损。

圣魔流在红铸魔神的率领之下,轻易取下了神境六区,他们构筑了坚强的防线,等着和心欲神的大军决战。

月影玫带领魔猿兵、语思仙子带领都灵系十八魔星残部排列在最前方,他们立志要为呼寒耶魔王复仇,而圣魔流十个星区由各魔王领导,将神境六区前往都灵中心的路上围得像铁桶。

幻影鬼魔也来到了神境六区,孙卫明一遇上他,连忙问起有关光之影魔的事。

“光影当年不是已由偏门回封神台?他怎会出现在这里?这、这怎么可能?”幻影鬼魔似乎很难置信地表示着。

事有蹊跷,我不敢有误,将和光影的对话钜细靡遗地转述,幻影鬼魔越听越是沉重,传出意识:“我是他兄弟的分身’这句话是什么意思?”

现在听到“分身”两字,孙卫明不禁一阵心悸,心欲神修了幻外分身、楚怜惜修了幻外分身、我也修了幻外分身,前些年也得知千刺人修了幻外分身,到底又多少人进入过加冕屋,修了这个可以得到第二条魂魄的功法?

如果光影也修过,老妖精为何都没有提起?

孙卫明想到千刺人将一条魂魄藏在六角灵塔之内,当时听天佛神及亘古老和尚提起,一条魂魄留在外头,可以使那里头的魂魄不至于被黑盒的强大吸力吸走,莫非……

孙卫明和幻影鬼魔对望了一下,传出意识:“光影如果也有两条的灵魂,表面上离开都灵回到封神台,但实际上则隐藏另一条的魂魄于都灵某处,你想会如何?”

“卫明,光影如果是三天的帮手,大可名正言顺出现,不用名义上离开,实际上在都灵的某处另藏了一条灵魂啊!”幻影鬼魔要下结论了,“按你所言,他又不像是心欲神的帮手,所以他有可能和千刺人是同一条战线。”

孙卫明全无主意,现在的势力主要有四大部分:除了孙卫明这方以外,心欲神当然是最头痛的敌人,三天那边则和千刺人打得不可开交。

一个千刺人难道敢和三天及众多原始人对抗吗?他的背后是否潜藏着什么势力?

“幻影鬼魔,那光影进入神境一区的目的是什么?为什么开始针对我们,后来又帮我们对付天洁殿的部队?”

事情太复杂了,幻影鬼魔也想不透,虽然孙卫明清楚,只要我到了都灵中心区和心欲神作最后决战,所有的谜团必然都可解开。

但是,不能控制的因素越多,越是令人不安。

原本的大局都在三天的掌握之中,孙卫明只要安心对付心欲神即可,但是现在却有只看不见的手,好像在推动些什么。

“卫明,我们目前也没有什么好的方法了,只能硬着头皮往前冲,希望到时能逢凶化吉才是。”

孙卫明他们一说完,红铸魔神特别提醒:“老大,时间有限,你要珍惜。”他看了看孙卫明,又看了看月影玫及语思仙子。